必威体育网页登录

落花时节的天涯沦落人

  潭州所处位置即今日长沙,唐代属江南道,所以杜甫所说的江南,不是指吴越之地,而是更偏南一点的湖南。而我们今日常说的江南,唐代一般称为江左或江东。

  李龟年是和杜甫算不算老友呢?大概算不上,杜甫不过是和和李龟年见过多面而已。杜甫当日在长安,虽顶着儒冠,一腔抱负,却难受重用,过得不过是“朝扣富儿门,暮随肥马尘。残杯与冷炙,到处潜悲辛”的日子。李龟年在长安倒是风生水起,他是唐明皇身边得宠的乐人,名动公卿,常往来于王公贵戚之家。但当日乐人的身份不比今日的当红歌手,社会地位较低,不入流,充的是堂前宴上助兴凑趣的角色。杜甫既不必攀附李龟年,李龟年也无需应酬杜甫,两人的生活在其他地方也难有交集,估计不过是筵宴之上的熟面孔,拱手揖让的泛泛之交。

  然而,经安史之乱后,两人都是漂泊流寓,辗转四方,竟然在距长安千里之外的潭州偶遇,此时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,不免感慨今昔。杜甫回忆起当年在岐王李隆范宅内,世家大族崔涤的画堂高屋之内,二人多次相见的往事:

  杜甫这一首诗深入人心,以致过了九百多年,洪昇在《长生殿》里特意敷衍出一段李龟年在江南的情节,渲染剧中悲欢聚合的氛围。第三十八齣《弹词》里描绘空剩一把琵琶的李龟年,避乱于江南,盘缠用尽,不得不在青溪鹫峰寺大会上卖唱糊口,“那里是高渐离击筑悲歌,倒做了伍子胥吹箫也那乞丐”。但洪昇可能误会了杜甫所指的“江南‘,因鹫峰寺其地在南京,并非潭州。但这种戏剧情节,不必过分考究,何况洪昇剧中也未曾让杜甫出镜,李龟年在鹫峰寺遇到的是吹铁笛的李暮,谁又能确定地说,李龟年一定不曾到过金陵?

  《弹词》一齣内,李龟年奉数大段感慨兴亡的长腔,九转回肠,将当日盛世的繁华,巨变陡起后之伤心泪滴,一一诉来:“唱不尽兴亡梦幻,弹不尽悲伤感叹。大古里凄凉满眼对江山!我只待拨繁弦传幽怨,翻别调写愁烦”。这段情节与《长生殿》的主线故事偏离颇远,洪昇特意铺陈出这一段支线,烘云托月,让唐明皇与杨贵妃绵绵不绝的情恨,又多了一层国破山河在的伤心。大时代面前,小人物的悲欢和大人物并无分别。

  玄宗也是一位音乐家,一直以来都说著名的《霓裳羽衣曲》就出自他手,虽然现在有人考证,说此曲是由来自西域的音乐改编而成,原曲是印度的《婆罗门》曲,但玄宗当年热爱音乐却有着诸多史料的佐证,毋庸置疑。因为对音乐的爱好,玄宗才在长安城的梨园内,招募天下一流的乐工伶人三百人,亲自教习,后世戏班才有了“梨园行”的雅称,戏子优伶同奉玄宗为祖师爷。

  唐代海纳百川,对外交流频繁,引入大量外来物品,同样也吸纳融合了域外文化,这其中就包括外来音乐。玄宗本人就善击羯鼓。羯鼓,听名号便知不是汉人的乐器,羯鼓的老家在龟兹,却成了中原皇帝的挚爱。玄宗钟爱的杨贵妃也晓擅音律,精娴歌舞,“缓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”。《长生殿》第十六齣《舞盘》里,洪昇发挥想象,让杨贵妃在翠盘之上翩翩起舞,明皇在边上击羯鼓而和,梨园弟子在李龟年率领下,齐奏《霓裳羽衣曲》。花枝招飐,彩袖轻扬,一派盛世旖旎风光。

  李白所做《清平乐》词,也是应明皇之令,为杨贵妃谱的歌词,要让梨园弟子来吟唱的。太白词句清丽中不乏奇诡,可惜竟隐隐透出一点悲谶:“一枝红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。借问汉宫谁得似,可怜飞燕倚新妆”,杨玉环最终的命运竟比赵飞燕更为凄惨。

  开元天宝是大唐的巅峰,天地阔大,眼界辽远,有那么丰厚的财力,才容得玄宗任性地玩乐,沉溺于自己的爱好。热爱音乐的玄宗不但观看梨园的舞乐,甚至专门畜养了一批会跳舞的马,每至节庆大典,都要出来舞蹈一番。舞马一匹匹“衣以文绣,络以金银,饰其鬃鬣,间杂珠玉”,装饰极尽奢华,连给舞马伴奏的乐工都有要求,必是姿貌美秀的少年。舞曲叫“倾杯乐“,舞马随着曲调应节而舞,奋首扬尾,听着很有点今天马术比赛中“盛装舞步”的光景,只是“盛装舞步“是一匹马的独角戏,玄宗的舞马更像是今日大型比赛开幕式的团体操。这中间不但有马的舞蹈,还有类似杂技的项目,有时置三层板床,让骑士纵马而上,在板床上旋转如飞,有时让壮汉举一榻,令马舞于榻上,果然是鲜花着锦,繁盛非凡。

  安禄山来袭,明皇匆匆弃城而走,连心爱的女人也回护不得,更顾不上这些舞马,只能任其流散,有一些就落入安禄山军队之手,成了战马。这些马虽出入沙场,当年的训练却难以磨灭,听到营帐内演奏军乐,还是会应节而动,翩翩而舞。商女尚且不知亡国之恨,马儿哪能晓得今昔之别。

  马犹如此,遑论于人。落花时节的杜甫,在江南重遇旧相识,又怎能不追怀当日开元盛世。短短四句诗,平和而深挚,感人处,皆出于诗中浓郁的沧海桑田之感,成就了一曲千古绝唱。

  可惜,潭州做不成避乱的桃花源,史载,这一年春暮,大约就在杜甫巧遇李龟年后不久,湖南兵马使臧玠杀潭州刺史崔瓘,兵燹再起。杜甫不得不再一次走上逃亡之路,途中曾做过一首《逃难》,记述奔走的苦辛,诗云:“

  李龟年结局如何,有多种说法,百度百科的条目中,说他卒于768年,这估计有误。因为杜甫写《江南逢李龟年》的时间,很明确的为770年,他在潭州见到的不大可能是李龟年的魂魄。

  就在770年冬末,流离逃亡的杜甫在前往岳阳途中,病逝于江中小舟之内,如同落下了开元天宝时代最后一轮夕阳。

上一篇:流浪诗词丨【洛阳】带你游走中国四大石窟之一洛阳龙门石窟

下一篇:没有了